服務熱線: 0566-2020031
. EN
陳君石:科學為食品安全監管護航
發布者: 瀏覽:112次

科學為食品安全監管護航。在每兩年舉辦一次的兩院(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院士大會召開前夕,6月8日傍晚,本報記者專訪了中國工程院院士、食品安全科學家陳君石先生,聽他詳盡解讀《2014年食品安全重點工作安排》(簡稱《安排》),并就有關工作提出真知灼見。

■ 陳君石

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研究員,食品安全科學家,首屆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專家委員會主任委員。

食品安全問題要根本改觀非一朝一夕

中國食品安全報:就目前來說,您對我國食品安全整體狀況的看法是什么?

陳君石:我的看法已講過多次,也就是說,我國食品安全總體狀況是好的,且越來越好;但問題還很多,有的還很嚴重——可以預見,未來十年之內甚至更長時間,這個總體情況不會改變。

中國食品安全報:您認為今年的《安排》中,哪些工作是比較容易完成的或者是容易達到目標的?

陳君石:沒有一項是容易的。食品安全問題要根本改觀,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所有的這些工作不是一年就可以完成的,而是需要若干年的努力。今年是這樣安排,難以想象明年就不這么安排了。

風險交流不是治標而是治本

中國食品安全報:《安排》中您最關心的內容有哪些?

陳君石:每個人關心的問題很不一樣,老百姓關心懲罰力度是不是加大了,我最關心的是風險交流。全球學術界公認,要解決任何食品安全問題,必須遵循風險分析框架,風險分析框架由風險評估、風險管理、風險交流三部分組成,不管是應對還是預防食品安全問題,不管是應對真的食品安全,還是假的食品安全(所謂假的就是說沒那么回事,但媒體炒作說有),都應該遵循風險分析框架。

在實施風險分析框架的工作中,最薄弱的環節就是風險交流,應該說實施《食品安全法》五年以來,沒有明顯的進展。《安排》中也僅僅提到了“科學規范開展食品安全風險交流、預警工作……”從占整個《安排》的篇幅來講,對風險交流重視還不夠。現行的《食品安全法》關于風險交流的內容,只涉及信息發布,僅是風險交流工作內容里很小的一部分。信息發布意味著政府向外面發布信息,是一個單向信息傳播;而交流是一個互相的過程,所謂風險交流就是所有和食品安全利益相關的集團和個人之間:消費者有問題可以去問科學家、政府官員、食品經營者,甚至包括消費者權益保護組織,以上都應該風險交流的積極參與者。可喜的是,據說新修改的《食品安全法》里面,增加了好幾

中國食品安全報:《安排》中您最關心的內容有哪些?

陳君石:每個人關心的問題很不一樣,老百姓關心懲罰力度是不是加大了,我最關心的是風險交流。全球學術界公認,要解決任何食品安全問題,必須遵循風險分析框架,風險分析框架由風險評估、風險管理、風險交流三部分組成,不管是應對還是預防食品安全問題,不管是應對真的食品安全問題,還是假的食品安全問題(所謂假的就是說沒那么回事,媒體炒作說有),都應該遵循風險分析框架。

 

風險評估工作我們已經按部就班地在做,是專家行為。《安排》里談到“加強監管能力建設,夯實監管工作基礎”,屬于風險管理。風險管理是政府行為,大到法律法規,小到一項標準、一種檢驗方法等等,都屬于風險管理措施。近幾年來,風險管理做得扎扎實實,成績明顯。盡管消費者還認為政府的監管力度不夠,但風險管理力度確實是在加強。

在實施風險分析框架的工作中,最薄弱的環節就是風險交流,應該說實施《食品安全法》五年以來,沒有明顯的進展。《安排》中也僅僅提到了“科學規范開展食品安全風險交流、預警工作……”從占整個《安排》的篇幅來講,對風險交流重視還不夠。現行的《食品安全法》關于風險交流的內容,只涉及信息發布,僅是風險交流工作內容里很小的一部分。信息發布意味著政府向外面發布信息,是一個單向信息傳播;而交流是一個互相的過程,所謂風險交流就是所有和食品安全利益相關的集團和個人之間:消費者有問題可以去問科學家、政府官員、食品經營者,甚至包括消費者權益保護組織,以上都應該風險交流的積極參與者。可喜的是,據說新修改的《食品安全法》里面,增加了好幾款風險交流的內容。所以,針對《安排》里“制修訂一批食品安全法律法規”中,我也很想看到《食品安全法》就風險交流這部分內容進行修訂、進行強化。

 

中國食品安全報:《安排》提出“科學規范開展食品安全風險交流”,如何才能做到科學規范呢?

 

陳君石:我比較愿意就這個問題展開一下。張高麗副總理在他上任后首次召開的國務院食品安全委員會會議講話中,談到了食品安全在中國的重要性:“食品安全問題在中國是重大的民生問題、重大的社會發展問題、重大的政治問題。”世界上沒有任何國家會明確說,食品安全問題是一個重大的政治問題,除了中國以外。為什么會變成這樣?全世界不管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每個國家都有食品安全問題,我不認為中國的食品安全問題比那些沒有把食品安全當做重大政治問題來看待的國家問題更多更嚴重。

我的個人觀點就是,風險交流沒做好。老百姓得到的食品安全信息和科學家得到的信息中間存在著很大的差距——信息不對稱,而且是嚴重不對稱。消費者對中國食品安全狀況嚴重地誤解從而導致恐慌,就說明了我們的風險交流很差;消費者對食品添加劑如此排斥,也說明風險交流沒做好。我深深體會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以至于國務院認為食品安全是一個重大政治問題,重大政治問題的含義是什么?首當其沖的是社會穩定,其次是消費者對政府的信任度,還包括政府官員的仕途。

我想說明的就是風險交流很重要,為什么重要?現在中國食品安全成為政治問題的原因就在于我們風險交流薄弱。怎么來解決這個問題?就要加強風險交流,這不是治標,這是治本。

《排》出現了“風險交流”這四個字,說明國務院認識到風險交流的重要性了。但是還需要下很大的決心、用很大的力度來制定適合于我國的風險交流政策、策略和具體措施。首先要建立風險交流部門。目前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設立了風險交流處,是很好的開始,但衛計委、農業部、質監總局還沒有。而這在其他國家都是有的,美國FDA有一個風險交流主任,歐洲食品安全局有風險交流部,愛爾蘭國家食品安全局里面十分之一的人是做風險交流的。目前我們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有一個風險交流部,只有六個人。

中國食品安全報:您覺得食品安全風險交流應該采取哪些形式?目前廣泛開展的食品安全科普宣傳,就是風險交流嗎?

 

陳君石:是的,但風險交流遠遠不止這些內容。比如政府發布一份風險評估報告,風險評估報告是專家寫的,但是應該由政府來發布或者政府指定某某技術單位來發布,這種風險交流也可以說是廣義的宣傳教育;發布這樣一個科學信息,要做講解,也可以說是科普的一部分;政府發布一項標準,也是風險交流;標準發布以后有一個過程叫做宣貫,宣貫就是科普教育,宣貫的過程中需要培訓監督員和企業,培訓也是一種風險交流。

中國食品安全報:外界認為,您是我國食品安全風險交流工作最早的倡導者、引路者,對于“風險交流是防患于未然”的說法您如何看?

陳君石:“風險交流防患于未然”是對的,盡管發生問題后的應對也需要風險交流。應該重視在未發生食品安全問題的時候,在日常的食品安全工作當中,開展風險交流,比如剛才談到的國家頒布標準,然后進行一系列宣傳,整個過程都是風險交流,盡管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可以屬于科普宣傳教育的內容。一旦發生食品安全問題時,也需要開展風險交流,這個時候,對于政府風險交流的透明度、及時性是一個考驗。

中國食品安全報:食品生產經營者在風險交流中應該怎么做?

陳君石:食品生產經營者也要發布消息,比如“我要主動召回什么產品,主動銷毀什么產品”,這也是風險交流。

 

科學家有責任提供“科學”信息

中國食品安全報:您曾經直言指出“媒體在食品安全問題報道上存在的一些過度炒作引起消費者恐慌”,針對《安排》中提到的“加強食品安全熱點問題輿論引導”,您覺得在風險交流中科學家應該怎樣扮演好角色?

陳君石:在風險交流中,科學家、專家的角色就是應該提供“科學的、客觀的、準確的”信息,但是現在很多專家特別是掌握情況、有發言權的專家不愿意這樣做,因為怕被媒體“錯用”不理解這個詞,不是我說的。比如說某媒體發現了一個食品安全問題,去找一個專家說,專家告訴他:“這個東西是有危害的,假如吃多了情況下,對肝臟會產生多大影響”。然后媒體報道就是通常的模式——發現了含有這種危害的食品,就會造成肝臟的損傷……“吃多了才會造成”的前提都被省略了。媒體喜歡斷章取義,只是把“所需要”的內容進行報道,而不是全面反映科學家的意見,這種情況司空見慣。

 

中國食品安全報:您認為怎樣來解決專家面臨的這種困局?科學家、專家是否也可以通過其他平臺直接去說,或者直接建立自己的平臺,準確傳達食品安全風險信息。

 

陳君石:當然,科學家、專家開展食品安全風險交流的平臺,除了大眾媒體,還有相關權威單位的網站,比如說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的網站,也是一個平臺;還有各種風險交流活動,比如說風險評估中心有開放日,一個月一次,那個就是科學家跟所有人、跟媒體、跟老百姓面對面的風險交流,這也是一種平臺;還有報告會,不管是政府、學會、媒體組織的,都是科學家和專家的風險交流平臺。

還有就是第三方的獨立平臺,以上講的都不是第三方。真正的第三方不屬于任何機構,是獨立的風險交流平臺,而這個平臺一定是以科學家為基礎,由他們來獨立發表意見。這些科學家不代表某一個單位,而且是很多科學家,這就是獨立的民間第三方食品安全信息交流平臺。在歐美等發達國家,甚至像南非、拉美都有,我們現在不是一個也沒有,但是真正能夠產生很大影響力的、具有權威性的,現在還確實沒有。我本人已奮斗了三年,準備建立一個食品、營養與健康信息交流中心,目標就是要做成一個獨立的交流平臺,但是還沒有成功。

中國食品安全報:這樣一個食品安全風險交流中心,整體構想是怎樣的?

 

陳君石:我們在申請注冊登記的時候,目標是很清楚的,就是要建立一個中立的、提供關于食品安全和營養與健康的、客觀科學的獨立民間機構;除了食品安全以外,還有營養和健康,都要包括進去的。從架構上來講,除了科學家、專家以外,還要有企業,企業會提供給我們很多信息,企業既是資源,又能夠反映他們的需求;還要有媒體參加。這三組人都會參與這樣一個信息中心的工作中。我們還有一個比較好的國際資源,彼此合作,包括在美國的國際食品信息中心,以及歐洲、南非、拉美、新西蘭等信息中心。這些信息中心之間可以互通有無,特別是美國和歐洲的信息量很大,在國際上有不同的聲音,我們都能得到。信息中心網站有很明顯的優勢,能夠提供客觀、準確的科學信息,但需要一定時間來建立他的權威性。

科學為食品安全監管護航 風險監測摸清“家底”

 

中國食品安全報:《安排》里提出“強化食品安全風險監測評估”,目前我國風險監測工作做得如何?

 

陳君石:我為什么有把握說蔬菜的農藥殘留超標率不到2%,為什么能說有些農業部明令禁止的農藥還在蔬菜、水果和茶葉里面用?為什么說重金屬污染是我們的主要化學污染?另外像“隨著糖精使用的減少,濫用甜蜜素的多了”等現象,都是風險監測得到的結果。小到添加劑使用的變化,大到突出問題的演變,通過風險監測,我們都能掌握。

 

自《食品安全法》頒布以來,從2010年開始每年在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進行一次食品安全風險監測。5年來,食品安全風險監測的點、食品種類、樣品數量和監測項目不斷擴大。到2013年,監測點已覆蓋全國2142個縣級行政區域,對糧食、蔬菜、肉類、蛋類、乳和乳制品、水產品、酒類、食用植物油等29大類食品中的近30萬份食品樣品進行了監測,涵蓋重金屬、毒素、農藥和獸藥殘留、食品添加劑、環境有機污染物、違禁藥物、非食用物質、包裝材料遷移物、微生物等指標147項,僅2013年就獲得300萬多個監測數據。

 

中國食品安全報:《安排》里提出“強化食品安全風險監測評估”,目前我國風險監測工作做得如何?

陳君石:我為什么有把握說蔬菜的農藥殘留超標率不到2%,為什么能說有些農業部明令禁止的農藥還在蔬菜、水果和茶葉里面用?為什么說重金屬污染是我們的主要化學污染?另外像“隨著糖精使用的減少,濫用甜蜜素的多了”等現象,都是風險監測得到的結果。小到添加劑使用的變化,大到突出問題的演變,通過風險監測,我們都能掌握。

自《食品安全法》頒布以來,從2010年開始每年在全國31個省、市、自治區進行一次食品安全風險監測。5年來,食品安全風險監測的點、食品種類、樣品數量和監測項目不斷擴大。到2013年,監測點已覆蓋全國2142個縣級行政區域,對糧食、蔬菜、肉類、蛋類、乳和乳制品、水產品、酒類、食用植物油等29大類食品中的近30萬份食品樣品進行了監測,涵蓋重金屬、毒素、農藥和獸藥殘留、食品添加劑、環境有機污染物、違禁藥物、非食用物質、包裝材料遷移物、微生物等指標147項,僅2013年就獲得300萬多個監測數據。

中國食品安全報:通過食品安全風險監測取得了哪些成效?

 

陳君石:通過5年的風險監測,初步摸清我國食品中各種污染物的狀況和趨勢,在監測中發現的食品安全隱患及時為食品安全監管部門提供了重要線索,如2012年和2013年在風險監測中發現的嬰幼兒食品汞異常均及時向相關監管部門進行了通報,監管部門及時主動發布信息,企業主動召回相關問題產品,使得風險及時得到控制。

 

風險監測獲得的大量數據為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專家委員會開展的中國居民膳食鉛、鎘、鋁、鄰苯二甲酸酯暴露等優先評估項目提供了大量的基礎數據,同時也為標準制修訂及跟蹤評價提供了技術支持。此外,在突發事件應急處置、公眾解疑釋惑等風險交流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中國食品安全報:食品安全風險監測中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

陳君石:風險監測里面最值得一提的,應該是食源性疾病的監測。我剛才提到過了,由于我們不知道13億人口有多少人每年因吃飯而導致拉肚子,這個是一個很不應該的事情。光靠報告制度不行,我們必須主動設點監測。美國十年前的數據,全國有7200萬人次患食源性疾病,經過十年的努力,降到現在的4800萬人次,這個就是美國食品安全狀況改善最有力的證據。美國不到3億人,就算現在每年有4700萬人次患食源性疾病,那我們中國該有多少呢?我們衛生狀況沒有美國好,應該比他多,所以我們現在通過監測估算有兩到三億人次患食源性疾病是非常合理的。如果進一步把造成這些食源性疾病的原因(食品、致病微生物)搞清楚,對于預防和控制食源性疾病是一個很大的貢獻。

現在,原來空白的國家食源性疾病監測體系穩步建立,初步構建了以病例監測、事件報告、溯源調查為主要內容的三個系統,包括覆蓋1600家哨點醫院和1371家疾病預防控制機構的食源性疾病監測報告系統;覆蓋3136家疾病預防控制機構的食源性疾病暴發報告系統;覆蓋30家省級疾病預防控制機構的國家食源性疾病分子溯源網絡(Tra Net)。建立的食源性疾病監測體系將在食源性疾病早期預警中發揮作用,也初步摸清了我國食源性疾病的家底。

 

風險監測里面還包括食品中致病菌的監測,也做得比較好。現在風險監測不但有這么多的成績,取得了這么多有意義的結果,為風險評估提供了大量重要的數據,也發現了很多問題,同時培訓出了一大批專業隊伍,帶動了檢測水平的提高,這些應該說是都是很大的成績。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的任務是作為實施國家食品安全風險監測計劃的技術支撐單位,技術支撐的內容包括建議每年的監測計劃,包括選哪些監測點,采哪些樣,做哪些指標,做哪些專項監測和應急監測,都是風險評估中心提出來的,除此以外,還要負責培訓,用什么檢驗方法、考核和督導。最后所有的數據都要匯集到國家食品安全風險評估中心,寫出報告,上交衛生計生委,報告中除了綜合分析外,還要提出建議。

中國食品安全報:什么是總膳食研究?取得哪些成績?

陳君石:總膳食研究作為一種風險監測的手段,是把當地的食物根據當地的烹調方法在當地進行烹調以后送到實驗室去檢測。與我們一般的采樣檢測是不一樣的,如鎘大米專項檢測做的檢驗是生的大米,而總膳食研究檢測的是大米煮熟的飯,還要包括當天攝入的其他各種食品——就是把一天所有要吃的食物都烹調好了來檢測,然后根據實際含量,計算每人每天吃進去多少鉛或者是吃進去多少鎘。總膳食研究有很大的優越性,它能夠知道每個個體對一些化學污染物的實際攝入量,是一個很重要、很科學的監測手段。

不能把所有假冒偽劣食品都等同于不安全食品

中國食品安全報:您認為《安排》里還有哪些亮點?

陳君石:我覺得這里面的一個亮點,就是“開展‘非法添加’和‘非法宣傳’問題專項整治……嚴厲整治生產銷售粗制濫造、冒用品牌、虛假標識等假冒偽劣問題”。假冒偽劣在我國目前這樣的社會發展階段比較常見———美國兩百年以前也有很多。但并不是所有假冒偽劣問題都是食品

中國食品安全報:您認為《安排》里還有哪些亮點?

陳君石:我覺得這里面的一個亮點,就是“開展‘非法添加’和‘非法宣傳’問題專項整治……嚴厲整治生產銷售粗制濫造、冒用品牌、虛假標識等假冒偽劣問題”。假冒偽劣在我國目前這樣的社會發展階段比較常見——美國兩百年以前也有很多。但并不是所有假冒偽劣問題都是食品安全問題,我們應該區別對待。絕大多數假冒偽劣食品不會對消費者健康造成危害,因此,不能把所有的假冒偽劣食品都等同于不安全的食品。只有個別的假冒偽劣產品會對消費者身體健康造成危害,比如說三聚氰胺奶粉、工業甲醇勾兌的白酒。假冒偽劣食品的最大有害作用是能夠影響消費者對食物消費的信心,當然再引申一步就是對政府的信任度。這個問題全世界都有,但是在現在的中國比較普遍,在國際上叫做食品摻假或者食品欺詐,屬于犯罪行為。

我國現在十分關注假冒偽劣,最近衛生計生委加強了這方面的工作,公布了非法添加的黑名單。據我了解,衛生計生委成立了一百多人的專家組,在非法添加物的監測方法、毒理學、數據庫等方面開展工作,而且已經和公安部達成一致意見,由公安部門作為黑名單的主要執法單位。這都說明在打假方面邁出了扎扎實實的一步,當然還需要摸索:專家組怎么能開展工作,公安部怎么能夠把力量用到好處、破更多的案,這還需要有一個過程。但是畢竟是重視起來了,不但重視、有策略、有措施、有行動,老百姓也能看得見。所以我覺得這是《安排》中的一個亮點。

中國食品安全報:您怎么看待現階段假冒偽劣問題呢?

陳君石:我們現在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初級階段,假冒偽劣有其必然性。在國際上現在有一個名詞,叫做EMA——經濟利益驅動的摻假,就是受利益驅動,不擇手段地賺錢。美國一百多年以前也發生過牛奶摻假的問題,甚至還比較普遍;中國比美國落后了這么多年,農業和食品加工規模都比較小,我們現在有一億多的農戶作為食品原材料生產者,不可能完全不發生一點問題。

嬰幼兒配方奶粉是我們現在關注度最高的一個食品安全監管問題,就這樣子我們還有130多家生產企業,前不久重新批準發放生產許可證的也有80多家。而美國人口雖然只有不到中國的四分之一,但是他們吃配方奶粉的嬰幼兒比中國要多的多,但美國的生產企業只有四家!四家,能出問題嗎?這些企業舍得出問題嗎?他們很看重自己的品牌,不可能去生產假冒偽劣產品。而我國在這個市場經濟的初級階段,比如說原料比較差勁,就多加點防腐劑什么的,是很當然的事情。再過一百年,我相信中國也沒那么多假冒偽劣食品了。

中國食品安全報:打擊假冒偽劣食品,政府應該怎樣作為?

陳君石:我經常講的一句話,“安全的食品不是監管出來的,是生產出來的”,全世界都是這樣,不假冒偽劣的食品也是生產出來的——要靠生產者誠信。根據官方數字,我國現有食品生產經營者1088萬家,包括餐館、生產、流通,還不包括農民,包括農民就上億了——如果都要監管,我們需要多少監督員?安全的食品是生產出來的,必須要這么來看,你才能夠正確對待食品安全。我們現在有50萬食品生產加工企業,其中絕大部分是小企業,作為政府一定要提倡誠信,也僅僅只能是提倡而已。誠信是要強調的,但是規模化生產更重要。

前幾年我問過河南省畜牧局局長,他說河南有260萬養豬戶,那么河南省要有多少監督員去管這260萬戶?怎么管呢?就是說食品安全的問題,不能光靠政府監管來解決。當然并不等于政府不該加強監管,這兩個是辯證的統一。

中國食品安全報:您認為解決我國食品安全問題的根本途徑是什么?

陳君石:河南一個省260萬戶養豬戶、全國50萬食品加工生產企業——都是個體的、分散的,規模太小了。沒有規模化的生產就不可能規范化,更談不上標準化。如果我們沒有一億多的農戶了,只有一千萬了,甚至于更少了,也就是說我們的生產結構要發生根本性的改變,才能夠從根本上解決我們的食品安全問題。

逆水寒